教研:如何发挥作用

  “关注教研制度”系列主题今天刊发完毕,但教研制度的话题却不会完结。

  在这个系列四个主题中,我们试图从教研制度的产生与发展,教研制度的独特作用,当前教研工作转型升级的具体路径以及教研制度未来发展方向等几个方面,来梳理与认识教研制度的重要性及未来发展。借用一位专家的话说,历史地看,凡是教研工作发展得比较理想、作用发挥得比较好的时期,也是基础教育发展得比较好、教学质量比较高的时期。从地域看,凡是教研组织健全、教研活动活跃的地区,教师接受新课程理念的速度就快,各项教育改革的实验就容易实施与推广。这说明,教研制度在中国教育体系中的独特地位与作用。

  教研制度有着如此独特的作用,策划这一系列主题即是希望能够引起各方对教研制度的深入认识及高度重视。在策划这一选题的过程中,得到了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的大力协助,在此一并致谢。

  中小学教研制度:不容忽视,不可替代

  中小学教研制度是中国基础教育质量的关键因素之一。这里,借用原国家教委主任何东昌在1986年秋全国教研室主任会上评价教研工作时所说的话,那就是“不容忽视”、“不可替代”。说它“不容忽视”,是因为经验证明,它是独具中国特色的、提高学生学业成绩的法宝。说它“不可替代”,是因为教研制度在推进教育变革、实现教师专业发展、大面积提高教育质量系统工程中的重要性。

  教研制度是教育变革系统强有力的支持系统。任何教育变革一定会涉及规划与设计、推广与实施、支持与指导三大子系统,缺少任何一个子系统,教育变革必定是不完整甚至是失败的。我国的教研制度就是支持与指导系统的中坚力量。它既是“变革实施的看护人”,相对独立地“看护”教育行政、校长、教师是如何贯彻落实教育变革政策的,以保证政策执行的专业性。同时,它又是“变革实施的促进者”,不断参与地方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制定如何落实政策的决策,为变革的有效实施献计献策、亲力亲为,起到了上传下达的桥梁作用。不仅如此,教研员还通过下校蹲点等方式,直接指导一线教师上好课,以保证变革政策产生应有的效益。

  教研员是教师专业发展的促进者与领导者。众所周知,如果不考虑遗传、家庭社会地位、个人努力等因素,学生学业成绩的提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教师的专业发展。同理,教师的专业发展取决于教研员的促进与领导,教研员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在教师的专业发展中。教师专业发展的重要标志是专业实践的改善,因此,教研员的根本任务就是如何促进或领导教师改善其自身的实践。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教研员就是围绕“教师的专业实践”开展工作的,以“课”为核心,创造性地建构了备课、上课、说课、听评课、赛课、课后反思等一系列精致的“小课程”经验,聚焦教材教法和考试的研究,从而提高以学业成绩为中心的教育质量,也促进了一大批教师的专业成长。

  当然,随着我国教育发展重心转移、教育质量观的改变以及人们对教师专业的重新理解,教研制度也面临新挑战,教研室与教研员的角色也需要重新定位。我国教育发展已从“重规模、重普及”走向“重质量、重提高”的阶段,20世纪90年代初成型的教研制度如何面对21世纪追求教育公平与质量时代的挑战?如何继承优良传统又能创新制度以发挥更积极的、更重要的作用?这些都是新的课题。在素质教育、立德树人的大背景下,现在的教育质量观已不只是学生考试成绩,而是在公平基础上的学生发展质量观,需要创新教研制度以满足在教育输入公平、机会公平、过程公平的基础上提高学生学业成就水平。因此,原来“集中力量打造个别典型”的教研思路需要调整。在20世纪的教学内容变革时代,研究教材教法、备课、上课、作业布置与批改等教学环节,显然已经抓住了当时的教师专业实践的核心。然而,当进入21世纪,基于标准的课程变革时代,需要教研工作的重心从“课”扩大到“课程”,具体地说,一是教师的专业实践已经发生了变化,如基于课程标准或学生经验的方案设计、实施与评价,教师关注已从“怎么教”走向“怎么学”、“学会了什么”,作为专业人员的教师需要有先进的理念——代表此理念的实践——实践后的反思,等等。因此,教研员的角色随着这一重心的转移,需要从“教学指导者”转变为“课程领导者”。当前教师的学历达标与配置规模都已不是主要问题,有些教师的学历甚至比教研员还高,需要教研员走出“指导者”的身份,以学习共同体的一员参与教师专业实践的改善,共同营造合作研究、平等对话、智识共享的学习文化。二是随着三级课程管理政策的实施,学校课程制度的建设是一项新任务,原先的教研制度几乎只涉及学校的教学管理与教师专业实践,没有涉及如何指导学校编制课程规划、开发校本课程、评价学生发展等,因此,需要教研制度作适当的调整或重建,以弥补学校课程制度建设的领导缺位,教研室应该成为地方一级的课程发展中心,承担国家整个课程方案在地方各级的课程发展任务,等等。所有这些,都迫使我们需要重新思考教研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