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将绿色指标真正用于提升教育质量

  评价是一把“双刃剑”,做得好,它就能成为课程改革和素质教育新的生长点和推动力。 

  开展教育质量综合评价改革,是国家教育改革的迫切需求,也是世界各国提升教育质量的共同趋势。 

  但评价是一把“双刃剑”,做得好,就能成为课程改革和素质教育的新的生长点和推动力;做得不好,它就可能成为教育改革和发展的瓶颈甚至是阻力。 

  基于教育质量评价改革的复杂性,上海市以“学生学业质量绿色指标”作为改革试点,经历“方案设计—指标研发—数据采集—结果改进”的发展阶段,组织专家集体攻关,重点开展了以下研究与实践:参加国内外大规模测评项目,建构学业质量评价方案;准确理解学业质量内涵,研制综合评价指标;遵循规范流程,系统开发评价工具;开展学业质量综合评价活动,收集数据;按照国际规则,按照科学规范的程序处理评价结果;突出诊断改进功能,强化课程—教学—评价的一致性。 

  虽然“绿色指标”不能解决教育教学中的所有难题,但令人欣慰的是学生、教师、学校、社会却能够从中获益。 

  改善了学生的学习状态,学生学习过程得以优化

  学业质量不等于学业成绩,它具有构成性,包含学业成绩、品德行为、身心健康等诸多领域的发展水平;又具有关联性,包括影响学生发展的个体、教师、校长、家庭等各方面的相关因素;还具有发展性,体现学业的进步、均衡、连续。此外,基于国内外教育质量评价项目的测试结果,分析出指向学生全面发展并与学业成绩紧密相关的因素,并针对上海基础教育转型发展中亟待解决的重难点问题,采用分析与归纳相结合的方法,研制出反映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学习结果和教学过程的学业质量“绿色指标”,即学业水平、学习动力、学业负担、师生关系、教师教学方式、校长课程领导力、学生社会经济背景对学业成绩的影响、学生品德行为、身心健康及跨年度进步。每个指标包含若干个子指标、观测点和评价方法,改变了学业成绩作为评价的单一性。 

  我们摒弃了统考统测的模式,在科学抽样的基础上,运用学科测试、问卷调查、现场观察和体质监测等多种方式采集学业质量的信息。2011年以来,共有52.6万人次的学生、36401人次的教师及4485人次的校长参与,收集了绿色指标十大指数的相关数据。 

  测试结果显示,在学业成绩保持大体相当的同时,学生学习的过程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优化。 

  学生学习自信心水平较高,与前两年相比提升明显。2014年四年级学习自信心较强的学生所占人数比例约为87%(2011年为68%,2012年为70%),九年级约为68%(2011年为42%,2012年为41%)。四、九年级中90%以上的学生都认同只要自己努力就会学得更好,四年级86%的学生表示在遇到学习上的困难时会尝试去解决,九年级这一比例为77%。 

  内部动机较强的学生越来越多。2014年四年级学生中内部学习动机较强的学生所占人数比例为96%(2011年为66%,2012年为69%),九年级学生中内部学习动机较强的比例为71%(2011年为48%,2012年为49%),均略高于2011年和2012年。 

  小学生对学校的认同度越来越高,初中生基本持平。无论是四年级还是九年级,91%以上的学生都喜欢自己的学校,90%以上的学生都很愿意参加学校组织的集体活动。2014年四年级学生对学校认同度较高的学生比例为96%(2011年为81%,2012年为82%);九年级学生对学校认同度较高的学生比例为76%(2011年为75%,2012年为76%)。 

  学生的学业负担有了一定程度的减轻,但仍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从睡眠时间来看,2014年四年级学生每天睡眠时间达到9小时及以上的比例约为49%(2011年为44%,2012年为42%);九年级学生每天睡眠时间达到8小时及以上的比例约为12%(2011年为13%,2012年为16%)。初中生的睡眠时间不足。从学生完成学校教师布置的作业时间来看,2014年四年级学生作业时间在1小时以内的比例49%(2011年为49%,2012年为41%),九年级学生作业时间在2小时及以内的比例为34%(2011年为32%,2012年为37.6%)。 

  提升了教师的专业能力,引导教师全面看待学生的成长 

  “绿色指标”对学生发展的全面关注,引导教师全面看待学生的成长,突破以分数论英雄、以成绩论成败的传统评价观念。全面考察学生发展状况,既关注学生的学习结果,又关注学生的学习过程和代价;既关注学生当下的学习表现,又关注学生的进步状况。调查显示,2012年上海四年级教师在“主要以学业成绩作为评价学生的主要依据”选择“不同意”的占49%,比2011年增加4%,加上“不太同意”的,已达到80%。 

  我们建立了基于实证数据改进教学的机制,使“教学→检测→分析→改进”逐步成为教师的自觉行为。许多学校的教师能够灵活地运用数据来改进教学,在教学内部建立起了“检测→分析→改进”的循环。从“绿色指标”报告分析中,奉贤区教师进修学院附属小学发现学生的作业难问题非常突出。于是数学组针对教学重难点制作一个个微视频,每个微视频5-10分钟,就某一难题、易错题的解决方法进行讲解,并设置游戏通关模式,增加学习趣味性。学校把微视频放在校园网上,学生可随时点播与回放,课堂上学生更加积极了,作业的正确率明显提高,这样的做法也深受家长的欢迎。 

  “绿色指标”也提高了教师关注学生学习过程的能力。教师在关注学生全面发展的过程中,及时把握每一个学生在学习进程中出现的状况并加以补救或矫正,增强正确使用评价促进教学的体验,提高教师敏锐洞察学生学习过程的能力。黄浦区瞿溪路小学在一年级新生100个常用汉字识字调查中,认识80个常用字的学生占20%左右,近20%学生识字量仅在20个字以内,甚至有1个学生只认识2个汉字……对仅认识2个汉字的学生,教师课堂上给予了更多关注,凡是读拼音、写笔画、读短语、寻找识字规律这些基础的学习环节,刻意地给她更多机会。慢慢地,她认识的字越来越多了,老师也常常在同学面前表扬她。到二年级,该生有了明显进步;三年级,她赶上来了。 

  “绿色指标”激发了学校的办学活力

  从学校对评价结果的使用来看,“绿色指标”能够帮助学校找到闪光点和待改进之处,激活了学校的办学活力。 

  一些原先不引人注目的学校,学业表现比较好,学生负担比较轻,显示了过硬的育人质量,找回了办学的自信;而有的传统“名校”,通过分析评价结果,揭示了潜在的不足和隐患,如学生的校园生活质量低、学生对学校的认同度不高,发现了改进和提高的空间。“绿色指标”帮助学校寻找到了持续发展的方向,引导学校在与区域、自身比较中找到了发展的增长点。 

  催生一系列配套的改革政策 

  与“绿色指标”相协调,我们制定出台了《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关于开展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减负增效、提高质量”活动的通知》(沪教委基〔2013〕25号)、《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关于小学阶段实施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与评价工作的意见》(沪教委基〔2013〕59号)。特别是2013年新学年起,上海在小学全面推行“基于课程标准的教学与评价”,核心是根据课程标准科学确定教学基本要求和评价要求,促进课程、教学和评价的一致性,教师不能随意拔高教学和评价要求,不能随意加快教学进度,在教学与评价过程中既关注知识与技能维度,也关注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这两个维度课程目标的落实以及学生学习方式的变革。 

  全市17个区县均出台了有关“绿色指标”的改革政策,其中许多政策是专门落实“绿色指标”的,比如《闸北区教育局关于推进小学生学业质量绿色指标研究与实践的若干意见》(闸教〔2012〕26号)、《松江区贯彻落实中小学生学业质量绿色指标的实施意见》(沪松教基〔2012〕115号)、《黄浦区推进落实〈上海市中小学生学业质量绿色指标(试行)〉的实施意见》(黄教〔2012〕35号)、《浦东新区推进落实〈上海市中小学生学业质量绿色指标(试行)〉实施方案(2013-2015年)》(浦教基〔2013〕50号)等,在办学行为、教学行动中提出具体落实“绿色指标”的要求。 

  目前,上海市正推进学校发展性督导,将绿色指标作为学校发展性督导的重要依据之一。与“绿色指标”相配套,上海正在逐步推进中小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改革,其中学生成长记录册已引入了“绿色指标”评价。 

  形成评价改革持续推进的保障机制 

  增强评价的科学性,专业化的评价队伍不可或缺。在开展学业质量综合评价的过程中,各区县纷纷组建教育质量评价专业机构,配备教育评价专业人才。市、区县通过专题培训、项目带动等方式,提高评价专业人才的实战能力。 

  上海市政府连续数年将学业质量评价改革纳入市政府重点工作,并加强对评价改革工作的督察。拨出专项经费,用于全市“绿色指标”的研究与实践;同时在教育费附加中列出“课程评价改革”项目,支持全市评价改革的硬件建设、技术引进、师资培训。 

  我们向社会发布评价结果,实现区域内公众对义务教育教学质量的知情权,在全社会逐步树立正确的教育质量观,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家长、社会对学校“好差”口口相传的主观评价状态,为进一步推进基础教育内涵建设的改革创新提供了较好的社会环境。静安实验小学前身是新江宁小学,曾是区内比较薄弱的学校,由于各种原因,教育质量不如人意,对口学生流失严重,办学遇到很大困难。今天,社会、家长、学生对学校认同度大大提高,不但对口学生流失少,还出现许多家长想方设法把孩子送进该校的情况。出现这样的变化原因有很多,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该校在“绿色指标”中表现引人注目,“教学方式”、“师生关系”、“睡眠时间”等指标尤为突出。

  学生健康快乐的成长是教育部门、学校、教师、家长乃至全社会的共同愿望。但如何营造学生健康快乐成长的良好环境,既是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又是一个现实的实践问题。“绿色指标”评价改革迈出了可喜的一步。随着改革的深入和我们不懈的努力,“绿色指标”综合评价改革所释放的教育正能量将更加充分地显现出来。